一位待产妈妈谈“产妇跳楼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律所研究    律所文章
律所文章
  •   律所期刊
  •   律所法刊
  •   律所文章
  •   律所讲堂
  •   律师随笔

  •      一位待产妈妈谈“产妇跳楼事件”


      我是一名即将生产的待产妈妈,也是一名执业数年的律师。类似“产妇跳楼事件”的热点新闻,似乎每天都在发生,面对各种理性抑或非理性观点的碰撞与抨击,作为一名整天埋头案件的律师,似乎不太喜欢,也没精力关注并公开发声。但这次的“产妇跳楼事件”,可能因为即将身临其境,也可能因为即将成为一名妈妈,完全不由自主地关注了现阶段已经公开的每一个事实和证据细节(PS:我的先生担心我情绪受到干扰,不让我多看的前提下)。在家属和院方各执一词,案件调查结果及更充分的证据公示前,各种不理性、不客观、不全面地抨击死者家属或者院方,甚至进行各种道德绑架的评论已经铺天盖地。当然,法学理论界和实务界对此也早已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与争辩,许多专业的分析和评判我都非常认同,但我想从以下两个视角谈谈我的看法。


    一、产妇及其家属生产前非理性的顺产决策是酿成这场悲剧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这起“产妇跳楼事件”中,产妇丈夫延先生关于院方声明“家属自始至终都不同意实施剖腹产”作出的回应是“曾主动跟医生说,她疼的话就剖腹产。但医生说,检查后产妇一切正常,快要生了,不用剖腹产”。但当院方公示出住院知情同意书、监控视频后,特别是延先生的受访视频公开后,网络上对延先生及产妇婆婆的指责声哗然一片,网友们特别是有过生产经历的妈妈们早已将其骂的体无完肤。产妇家属到底是否像网友们评判的那么不堪,我们无从查证,但是我想说的是,产妇及其家属在生产前非理性的顺产决策确实是酿成这场悲剧的重要因素之一。

    虽然生产是几乎所有女性同胞不可回避的问题,虽然当今社会关于生产的医疗水平已经足够发达,但生产的疼痛仍是超越女性身体极限的一种无可替代的痛,女性同胞因此承受的生产风险是绝对不容小觑的。这两天,我从各种评论当中了解到,关于生产方式的选择问题上,很多产妇和家属都曾面临过顺产与剖腹产的选择困境,其中因为家属与产妇生产意见不同导致家庭矛盾甚至夫妻关系破裂的例子也比比皆是。在本起事件中,根据院方公示的住院知情同意书,产妇生产前的病情诊断是“一胎41+1周孕LOA待产,脐带异常”,并风险告知“可能发生宫内窘迫、新生儿窒息、头盆不对称、梗阻性难产、必要时剖宫产终止妊娠”。此种情形下,产妇及其丈夫仍旧共同写出“要求阴道分娩,谅解意外”和“要求静脉滴注催产素,谅解意外”的要求和承诺。单就该事实来看,无论产妇,还是其家属在决策生产方式时都选择了让产妇承受巨大风险的方式,这是极其不理性的做法,也可以说这是诱发这场悲剧的首要因素。


         我是一名即将生产的一胎待产妈妈,近期也常常被问及是否因为即将临产而紧张,如何选择生产方式的问题。首先,我没有任何紧张担忧的情绪,还比较淡定和从容;其次,关于生产方式的问题我也依旧保持着遵从专业医嘱,果断决策的原则。我想我之所以能保持这种状态,一方面是因为在孕期这个特殊时期,我的先生和家人给了我足够的体贴和关照,让我对生产的困难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及我的先生已经共同储备了一些生产的专业知识,也充分了解了生产中的一些风险因素,让我内心坚信我们能够妥当应对好生产过程中的各种突发状况,能够顺利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再回到这起事件中,无论产妇,还是其家属,在生产之前,我认为他们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家属更是将全部生产风险转嫁到一名可能因为疼痛丧失理性的产妇身上,可能正是家属如此的态度,让这名产妇面对极限痛苦时,其意念上丧失了对自己理性控制的动力源泉。这无论对于这名产妇,还是对于这个家庭,我想都是极其可悲的。设想一下,如果家属在产妇孕期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料,如果家属在产妇入院生产前对于生产方式稍微做点功课,如果家属在产妇生产期间疼痛难忍时给予了强大的精神支持和情绪安抚,我想这位产妇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以这种绝望的方式结束两条生命的。


    二、院方在提供专业医疗服务过程中,紧张的医患关系和医务人员基本法律知识的缺位是引发这场悲剧的重要因素之一。



    我相信了解这起事件来龙去脉,尤其是认真看过院方公示证据的法律人,肯定都会得出本起案件中院方不能以“家属自始至终都不同意实施剖腹产”拒绝实施剖腹产,也不能因此免责的结论。当然,我也持该观点,但是我更想说的是,院方在提供专业医疗服务过程中,紧张的医患关系和医务人员基本法律知识的缺位是引发这场悲剧的重要因素之一。

    众所周知,由于优质医疗资源的匮乏与患者常常人满为患的矛盾,由于医疗技术的局限性与患者无法理性正视生死的矛盾……我们的医患关系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紧张局面中,院方及其医务人员作为公益服务主体,在履行救死扶伤的职责时,确实承受着非同寻常的社会压力。从这个角度来说,我非常愿意为院方投上最大的同情和理解分。但是,院方作为专业医疗机构,肩负着救死扶伤的使命和职业宗旨,可以说院方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患者人身最重要的健康权和生命权,如果院方在履职过程中因为医务人员基本法律知识的缺位酿成人间悲剧,我想这是不应被谅解的,也将成为国家和社会的悲哀。



         关于这件事件,院方的第一次声明内容是“因为家属多次拒绝实施剖腹产,最终导致产妇难忍疼痛、情绪失控跳楼”,其新闻发言人杨先生受访时明确陈述“那个女孩可怜啊,我们后来调监控视频里看的都感到非常痛心,他媳妇,那个女孩子走出病房,都(向家属)跪下了啊,家属还不同意。”在死者家属延先生的回应声明否认了院方说法的前提下,院方第二次发表了声明,并公开披露了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护理记录单、监控视频及授权书四份证据,试图以此证明该事件是因为家属拒绝实施剖腹产所致。为何院方公示的证据不仅未能如院方所期获得公众谅解,反而让其备受了更多质疑和指责?究其原因,是因为:一是院方关于监控视频的解读不具有真实性,也不具有公众理解层面的合理性。从画面内容和情节来看,确实不能据此直接判断产妇是因剖腹产恳求家属而下跪,完全可能是产妇缓解生产阵痛的体位。二是院方关于授权书的解读“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缺乏基本的法律支撑。说到这,我们再设想一下,如果当时院方医务人员能够有点法律常识,能够理解授权书的真正含义,直接根据产妇的真实意愿(完全可以采用跟产妇谈话,同时对谈话过程进行录音录像方式取证)及时对其采取剖腹产手术,也许该起悲剧事件也能顺利避免。

    作为一名待产妈妈,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面对这样的悲剧,不仅有种十分痛心的感觉,还有种极其可悲的感受。因此,我将我的所思所想从上述两个角度整理出来,以期大家能够更加尊重生命,多多换位思考,多多理性面对问题!在此,特别期盼女性同胞们在面临类似困境时能够多一点点理性,希望我们的家属和医疗机构,希望我们的社会能够对创造生命的产妇再多一点点善良,多一点点美好!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