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诈勒索无罪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   经典案例
  • 敲诈勒索无罪案

    刘俊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上诉人李某某,男,1943年12月10日生,汉族,江苏省某县人,初中文化,农民,因涉嫌敲诈勒索于2005年10月15日被监视居住,同年12月31日被逮捕。检察院指控,李某家庭户以李刚为代表,与部分群众多次进京上访,给合德镇相关领导施加压力,从而非法获得10万元,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
          江苏某县法院于2006年4月24日作出(2006)某刑初字第58号刑事判决书,认定被告人李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勒索公共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李某违法所得人民币十万元予以追缴。李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江苏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6月8日作出(2006)某刑二终第0046号刑事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06年12月4日,某县人民法院作出(2006)某刑初字第207号刑事判决。李某某仍不服,提出上诉。2007年6月20日,江苏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7)某刑二终字第005号刑事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07年12月29日,某县人民法院作出(2007)某刑初字第264号刑事判决。李某某不服,提出上诉。2008年4月11日,江苏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8)某刑二终第0009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李某某不服,以“不构成犯罪”为由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后,决定由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再审。
        
        【案件办理过程】
    (一)依法接受委托,明确辩护思路。
           根据《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的相关规定,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接受上诉人李某某的委托,担任其再审辩护人。初步了解案情,听取原审上诉人的陈述及辩解后,凭借对刑事案件的洞察力以及良好的职业素养,律师认为李某某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理清思路后,律师迅速制定相应的工作方案:1.要确定案件的起因及性质,是属于刑事案件范畴,还是民事案件范畴。2.李某某主观上是否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犯罪动机。3.政府部门能否作为敲诈勒索罪中的受害人。4.指控中的关键证据的取得,证人证言的收集、制作是否符合法律规定。5.关于敲诈勒索罪及信访制度的相关规定。
    (二)翻阅案件卷宗,形成律师意见。
           在明确了辩护思路后,辩护人及时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查阅复制了本案的卷宗材料,面对厚厚的17本卷宗,辩护人一一翻阅、抽丝剥茧,从中对本案有了全面、深刻的了解。案件自2006年初,历经数次判决,两次发回重审,最终还是判决李某某敲诈勒索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违法所得十万元予以追缴。至今,本案长达 8年有余的审判历程,案件的相关事实及证据固定在厚厚的卷宗中,再审中如何突出律师的辩护意见及辩护意见是否被采纳成为案件成败的关键。辩护人从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及刑事案件证据规范制作等角度切入,由繁入简,简明扼要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1、李某某敲诈勒索罪名不成立。
         (1)、李某某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客观构成要件。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敲诈勒索罪侵犯的客体不仅侵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还危及他人的人身权利或者其他权益,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采用威胁、要挟、恫吓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出财物的行为。本案中,李某某与当地政府因征地补偿存在分歧而引发的纠纷应属民事法律范畴,其信访行为也是因对征地补偿有异议,与政府达不成一致,依法通过法律赋予公民的维权方式来表达其合法合理诉求,其信访行为并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威胁、要挟或者恫吓,而政府作为国家公权力机关,也不存在能被他人威胁或者要挟的客观事实,更不可能导致政府产生恐惧心理,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被害人”,李某某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的客观构成要件。
         (2)、李某某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观构成要件。敲诈勒索罪主观表现为直接故意,必须具有非法强索他人财物的目的,而如果行为人索取财物的目的并不违法,则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本案中,李某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江苏省土地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以及当地政府的相关公告,依法与当地政府协商征地补偿的方案及标准,在协商不成后,其通过信访维权的行为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而是合法合理表达其诉求,且其对征地补偿有异议也是有法律依据及合理性的,其既没有非法强索他人财物的目的,又是表达其合法诉求,李某某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观构成要件。
     2、李某某敲诈勒索罪关键证据形成及制作不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中,认定李某某敲诈勒索罪的关键证据和证人证言的收集、制作程序上存在重大缺陷,不能作为其定罪量刑的主要证据。
           综上,辩护人认为,李某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强索他人财物的犯罪目的,其信访行为是合法合理诉求的表达方式,客观上不存在刑法意义上威胁、要挟的客观事实,政府也不应被认定为敲诈勒索罪中 “被害人”,认定李某某敲诈勒索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李某某行为不构成犯罪。
         (三)本案历经两次发回重审,最终一审判决被告人有罪到二审终审维持原判决,面对极其不利的判决结果,辩护律师在再审阶段接受委托后,从复杂的案件细节中剥丝抽茧,最终从案件性质,法条适应,证据取得等最基础的地方入手,积极向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律师意见。
        
        【案件办理结果】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综合审理查明的事实及证据,李某某的申诉理由、辩解,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检察机关的意见,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原审上诉人李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勒索政府10万元的证据不足,李某某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原审上诉人李某某及其辩护人关于“李某某不够成犯罪”的辩解成立,江苏省人民检察院的意见成立,并予以采纳。
    并作出终审判决:
    (一)、撤销某县人民法院(2007)某刑初字第264号刑事判决书和江苏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某刑二终字第0009号刑事裁定。
    (二)、原审上诉人李某某无罪。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