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市某玩具有限公司与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代理词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精彩辩词
精彩辩词
  •   精彩辩词
  • 天长市某玩具有限公司与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受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的委托、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我们参加了原告天长市某玩具有限公司与被告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的审理。依据现有证据,结合庭审情况,现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没有确切证据证明被告拖欠货款,原告以其开具给被告的增值税发票来计算货款金额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首先,增值税发票不能作为双方业务往来及结算依据,根据增值税发票使用规定,只是销售货物开具的发票,不能作为对销售价款合意的依据,不能作为业务结算的依据。虽然根据我国对增值税专用发票管理的有关规定,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出票和抵扣应以真实的交易行为为基础,但是在现实的商业活动中,市场环境的情况较为复杂,“先票后款”、“先票后货”的情形大量存在,甚至未发生真实交易而虚开发票的情况也较为普遍,买方在未收到货物的情况下抵扣增值税发票,一方面是为企业增加收益,另一方面是因为增值税发票的抵扣有一定的期限,此行为并不足以推定买方已收到货物。故原告出票和被告抵扣事实仅对买卖双方是否履行交付义务起到间接证明的证据作用,必须有其他证据共同形成证据链的情况下才能予以认定。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原告认为被告欠其货款,但并没有提供实际供货(或被告收货)的凭证。因此,仅凭原告开具的增值税发票来认定被告应付款金额明显证据不足。
        其次,原告存在代替他人给被告开具增值税发票的情形。原告提供的证人何旭阳的证人证言明确说明,由于一部分原告的加工企业无开增值税发票的资格,由原告代为开具增值税发票的情况比较多,这更加说明发票无法真实反映被告应当实际支付原告的货款金额,因此,原告给被告开具的增值税发票金额不能真实反映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
        最后,原告提供的、与被告之间有效的买卖合同(即供方为原告,买方有被告盖章或负责人签字的买卖合同)涉及的货款金额为1143万元左右,与原告主张的1700多万元货款金额差距甚大。而原告提供的买卖合同中,有多份合同的供方为天长市XX玩具总厂,涉及货款约114万元,原告在庭审中也认可当时XX玩具总厂为被告生产玩具,但由原告开具的增值税发票。从这两点来看,也说明原告提供的增值税发票不能真实反映原被告之间的实际货款金额,不能作为确定被告应付款金额的依据。至于天长市XX玩具总厂与被告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应当由XX玩具总厂与被告结算,与原告无关。
        综上,代理人认为,原告应当承担被告拖欠其货款实际金额的举证责任。原告仅凭发票,且没有相应合同和收付货凭证印证,尚不足以证明原被告之间实际发生的货款金额,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在被告应付款都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何谈应当向原告支付欠款呢?
        二、即使被告欠原告货款,下列款项也应计算在被告已付款总额中
        1、2008年11月12日的32951元汇款。首先,原告声称该款系其代原告支付给庞XX的货款,但庞XX在庭审中明确表明从来没有与被告发生过业务往来(虽然其在庭审结束时又改口说是原告代替被告支付的货款,但该证言是其在旁听了庭审过程后所做陈述,与其最初所说不一致,且审判长在多次询问其是否与被告有业务关系,其均明确表示没有,因此其庭审结束时改变的说法不应被采信)。其次,被告对原告提供的情况说明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且原告汇款给庞XX的金额与该款数额差距较大,由于庞XX一直与原告存在业务往来,故无法认定就是涉案的货款。再次,即使该款系原告为被告代付给庞XX,但原告提供的证人何XX在证言中明确表明涉及该款的发票已经由原告开具给了被告,也就是说该款已经包含在了原告主张的货款总金额当中,该款不应当排除在被告已付款金额当中。虽然在原告的提供的发票中无对应的金额,但从双方履行合同过程来看,相应的货款支付并非全部对应发票上的金额,也就是说涉及该款的发票实际上包含在了发票总额中。因此,该款应当认定在被告总付款金额中。
        2、2008年2月3日的788306.48元付款。原告声称该款中有天长市XX玩具总厂的货款116982.4元,但被告对其提供的玩具总厂说明真实性不予认可。玩具总厂的说明中声称被告欠玩具总厂货款,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被告欠玩具总厂的货款,在是否存在债权存在的情况下,玩具总厂又凭什么将该款转让给原告?同时,按照常理,如果被告欠玩具总厂货款,玩具总厂在收到该款后应当扣除欠款,然后将剩余的款项支付给原告。但原告出具的说明中明确载明该款系“我厂货款”,且在庭审过程中原告也明确表明其已经全部收到788306.48元的货款。因此,应当认定该款全部属于被告支付给原告的货款。
        3、2010年1月28日的48784.74元汇款。被告提供的证据表明,就该笔款项被告曾支付过两次,其中一次是直接支付给原告的。另一次是通过安徽XX玩具(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到原告原法人叶XX的个人账户上(等同于支付给原告)。两次支付的金额完全相同,甚至来小数点之后的角、分都一致,足以说明被告支付的该款应当属于已付款金额。
        三、即使原告起诉被告应付款总金额是可以确定的,由于原告生产的产品存在严重的问题被索赔,所产生的质量索赔金额也应当从应付货款中扣除
        首先,原告为被告生产玩具过程中,一直存在质量问题,并被国外客户索赔。原告原法人叶XX2008年1月23日出具给被告的“关于货物质量问题的担保书”、原告提供的证人何XX(原系被告公司总经理)2008年5月28日写给原告原法人叶XX的“P5908索赔通知”、2009年5月24日何XX发给被告公司法人的电子邮件、2009年9月28日何XX签署的“付款申请”、天长市XX工艺礼品厂出具的“情况说明”均表明原告为被告生产的玩具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也被叶XX、何XX及被告所认可。特别是原告提供的证人何XX在庭审中回答代理人提问时,也明确表明原告生产的玩具存在质量问题,并被国外客户索赔。因此,原告为被告生产的玩具存在质量问题并被索赔是毫无疑问的。
        其次,因原告生产的玩具存在质量问题被索赔的金额至少在302970.34元以上。2008年1月23日由原告原法人叶XX出具的“关于货物质量问题的担保书”中,明确注明存在质量问题的货物价款为293169.69元。而在2009年5月24日原告提供的证人何XX发给被告公司法人的邮件中,明确写明被告已将原告货物因存在质量问题被索赔的情况告知了原告,并向原告提出了索赔。在该邮件中明确写明索赔金额为302970.34元(原告提供的证人何XX在法庭上也明确认可该金额就是被索赔金额),原告法人叶XX对此应当是明知的,且其要求将索赔以外的货款534839.54元支付给原告。而原告提供的汇款凭证可以证明,被告在2009年5月26日和27日,分两次汇款给原告合计534839.54元。此后,直到原告起诉前,原告并没有向被告主张要求支付302970.34元的索赔扣款。这些都足以说明302970.34元的索赔扣款是客观存在和真实的,是为原告所认可的。同时,2009年9月28日原告提供的证人何XX签署的“付款申请”中第2个表格中第3列“索赔”第2行也注明索赔金额为“¥302970.34”,这恰恰进一步印证了,可以确定的原告存在质量问题货物的索赔款就有302970.34元。从何XX的付款申请的第2个表格第3列第7行可以看出,到2009年6月,原告存在问题货物被索赔金额应为360236.71元,同时该付款申请上的两个表格中均注明截止到2009年6月,如果扣除索赔金额,被告不仅不欠原告货款,反而是原告欠被告16万多元。何XX是原告提供的证人,其所做出的对被告有利的证言,可信度更高,应当被采信并作为定案依据。
        最后,天长市XX工艺礼品厂出具的“情况说明”中明确说明,其因为代原告为被告生产玩具出现了质量问题而被原告扣减了货款10万。而该厂只是原告的分包商之一,就被原告扣了10万元货款,也说明原告为被告生产的玩具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被告已经向原告提出了索赔要求,否则,原告怎么会扣该厂货款呢?
        综上,代理人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原告生产的货物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且因此导致被告被索赔金额至少在302970.34元以上。因此,该索赔金额应当在被告应付款总额中扣减。否则,在原告已经扣减了其分包生产厂家10万质量扣款的情况下,而仍然可以要求被告给予支付全额货款,这就意味着原告因违约反而获得了额外的收益,显然有违法律的公平、公正原则。
        四、原告主张被告支付检测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首先,检测费用金额无法确定。原告在庭审过程中,并没有提供其支付检测费的发票,因此其是否实际支付以及支付多少检测费是无法确定的。其提供的检测报告全系英文,没有提供翻译文本,该检测报告是否与被告有关也无法确定。因此,其按1000元的标准计算检测费没有事实以依据。
        其次,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涉案的检测费应当由被告承担。原被告双方的合同中并没有对检测费的承担作出约定。被告对原告提供的邮件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且该邮件中也没有明确说明检测费应当由谁承担。按照常理,生产者有义务对其生产的产品质量是否合格承担证明责任,由此产生的费用当然也由其负担。至于原告提供的证人何XX声称检测费应当由被告承担,也只是孤证,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
        最后,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即使检测费应当由被告承担,但该债务发生在2008年初,至原告起诉时已有近四年的时间。作为一笔独立的债务,原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曾就此笔债权向被告主张过,因此,该债权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应当予以驳回。
        综上,代理人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恳请合议庭在合议案件时,能充分考虑代理人的上述代理意见,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代理人: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承办律师:姚  彬  李  丰 
                                                                                                          2012年1月10日


    编者按:安XX(南京)商贸有限公司系外商独资企业,因买卖合同纠纷被诉至南京白下区人民法院。姚彬、李丰律师律师接受委托后,先后到天长、滁州等地相关部门和企业调查收集证据和了解案情。经两位律师的据理力争,代理意见大部分为法庭采纳,委托人对判决结果十分满意,判决后原被告均位未上诉。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