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执业,十年追求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律所研究    律师随笔
律师随笔
  •   律所期刊
  •   律所文章
  •   律所讲堂
  •   律师随笔
  • 十年执业,十年追求
    姚彬 


           时间真是过得飞快!十年前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我似乎才刚刚脱下大沿帽,慢慢地从法院的大门走出来,两眼迷茫地看着这个新的世界,还不知如何适应。转眼间,十年已过。翻出十年前的照片,那个英俊小生是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真是无常!

           博事达原先成立时是一家公办所,它的开办单位是江苏省科技厅,初衷是为省科技部门提供法律服务,当时还有十个人的全民事业单位编制。博事达的中文所名是当时的技术市场陈凯主任所起,是何喻意我当时也没有问。但英文名称BOOMSTAR则是我起的,理由有二,一是与中文名称发音相近,二是喻意较好,意思是希望我们事务所会成为一颗法律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能够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事务所成立不久,随着全国统一的与挂靠单位脱钩的浪潮,博事达即与当时许多公办所一样脱离了原来的开办单位和部门,改制成了今天的合伙制事务所。与挂靠单位脱钩是大势所趋,那时业内人见面时兴问一句话:“脱了吗?”很有幸,省科技厅的领导能够信任我们,使我们有机会在刚入律师门不久即可以有一个好的舞台施展自己的才华!更有幸我能够与周连勇主任搭档,以及之后与其他的各位合伙人合作,使博事达能够不断发展,不断壮大!大千世界,云云众生,能走到一起即是缘分。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都修得了百年的缘分!博事达才走过十年,我们还有九十年的合作缘分。

           回顾过去的十年,几多感慨!几多欣慰!
    博事达十年是辛勤奋斗的十年。律师没有稳定的收入,从经济身份上说,律师与个体工商户是完全一样的,有业务就有收入,没有业务就没有收入,身为律师一时一刻都不敢懈怠。很多律师根本没有休息日,只要有工作,有客户,任何时候都要准备开始工作。我看到,几乎每个星期六,周连勇主任的律师团队都是在工作;很多星期天,都有律师自动来所加班。如果与政府机关的一些先进个人相比,我相信我们绝大部分律师工作的辛劳程度一定不比他们差,因为我们与他们不一样,他们加班工作是“锦上添花”,希望自身能得到进步,得到发展。而我们律师,其中大部分面临着生存的压力,工作来了必须加班。我们加班没有任何“做秀”与“矫情”的成份。加班说明有业务要做,我们加班的自觉性是公务员们不能比的!我算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学校毕业后又被分配到南京市的某法院工作,在法院又工作了十多年,我开始以为我对南京市区的各个地方应该十分熟悉了。但从我离开法院之后,我忽然发现南京市的很多地方我并不知道,许许多多的社区与单位我都没有去过。但在我做了两年律师之后,为了办案我跑遍了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我几乎知道南京市的所有地名,我知道哪些公交线路是新增的,哪些是原有的;许多地方公交车不能直接到达,我知道先坐几路公交车然后再打车才最经济。当时我对所有来找我办案的客户我都心存感激,感激他们信任我,我自己暗下决心,一定要为当事人把事办好,不能辜负他们对我的信任与期望。我每天都是一大早出门,天黑才回家。我女儿那时埋怨我,说天天见不到我,其实我天天都能见到她,但她却见不到我,因为每天我出门时,她还没有醒,而我回家时,她已睡着了。两年时间我的手上起了一层厚厚的老茧,那不是干农活干出来的,而是抓公交车的扶手抓出来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生存环境不一样了!如果还在机关做公务员,我不会这样艰辛,不会有这样的经历,当然也不会有以后的感悟与人生体验!记得有一次,苗新志律师有一个案件需要立即去哈尔滨南岗区法院立案,当时正值寒冬,大雪纷飞,而且再过两三天就要过春节了,到处都挤满了要回家过年的人群。苗律师当时应该准备回老家过年了,但他考虑到案件的需要,考虑到当事人的需要,还是冒着风雪登上了开往哈尔滨的火车。我不知道他当时在火车上是怎样的心情!有人说你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这样做的,我不否认,我们这样辛苦是有经济利益的因素,但如果仅从经济收益上相比,可以说我们大部分律师的实际收益并不比一个同年龄的公务员高,而他们付出的劳动一定比公务员高许多(是从整体上来说的,不是从少部分高收入律师角度而说的)!十年来,我们的律师包括我自己加班的时间真是无法计算的,多少次我们为了一个案件彻夜不眠!多少个节假日里我们人在旅途!我们的艰辛只能装在肚里,我们不想向任何人展示,也无须向任何人展示,既然选择了律师,就选择了艰辛!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能风雨兼程!

           博事达十年是逐步专业的十年。毋庸讳言,中国的执法环境并不理想,律师的社会评价与社会地位并不高,人微言轻,这是中国的特色,所以我们常常会感觉到我们说的话未被重视,有时我们说得再有依据,也不敌某些人物的一句话或一个批示。许多当事人有了官司也不找律师,他们从某些社会现实中发现,律师并不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而真正对他们有帮助的是一些有权有势的人。这正是许多律师感到郁闷的现实。中国律师在社会上还有多少分量?换句话说,中国法律还有多少分量?执法者如果不以法律为标准是否会造成思维混乱?有人说现在律师太多了,其实从世界许多国家相比,中国的律师人数根本不多,真正的问题是律师的业务在萎缩,律师的作用在降低。它的背后是社会的司法环境在变化,越来越多的人不相信法律了,他们更相信权力,相信关系,律师的业务当然也就萎缩了。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律师相对于专业性而言,他们更重视权力与关系。但如果这样将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记得看过一篇文章,题目是“谁砸了律师的饭碗?”主要内容是讲现今许多律师整天不务正业,说现在的许多律师整天就知道与司法机关的人员一起吃喝玩乐,通过非正当的方式办案,赢得了暂时的一些经济利益,但荒废了自己专业,降低了自己的人格,最终造成律师的社会认可度极度下降,从而导致目前律师行业的生存危机。实际上是律师们砸了自己的饭碗。律师在社会上立足靠的是什么?当然靠的是律师的专业。如果仅仅凭关系?我们与社会上许许多多的各色人等还有什么区别?说实话,如果凭关系,我们与许多的官场上的、商场上的人都不能相比,他们的人脉资源,经济实力都远远超过我们。我们律师在社会上立足和发展,得到社会的承认,主要靠我们的专业性。我不否认现在社会上做许多事需要凭关系,中国的人脉关系的确在许多方面发挥着作用,我们承认现实。但是,身为律师,任何时候专业都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关系与人脉永远处于变化之中,我们永远不能掌控。唯有我们的专业会跟随我们一生,让我们在各种场合中发挥我们的作用,体现我们的价值,展示我们的风采!而且中国既然选择了走商品经济之路,律师的作用是替代不了的,不能被一时的现象迷住眼睛,我们应当对此应当有信心。在坚持专业性方面,王兴元主任堪称楷模,这位原海军军官在律师队伍中也是个新兵,但他刻苦钻研业务的精神令人敬佩。他所办理的许多案件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每次与他进行业务交流时,都发现他能提出一些独到的观点,使案件“绝处逢生”。说明他平时在业务上下了许多功夫,功夫是不负有心人的,所以他的业务会越做越好。还有刘思文律师,她在劳动法方面的专业水准是大家公认的,大家有劳动法方面的问题都会向她请教,这样的律师是不会没有案件做的。博事达办所十年,我们坚守逐步建立的业务学习制度、重大案件讨论制度和专业课题调研制度,《博事达律师》理论版已连续出了24期,许多律师都有大量的论文在专业性刊物上发表,周连勇律师已有两本专著发表,陈广华、许岚律师、黄良军律师等每年都有文章在法律类的核心期刊上发表,我本人主持,周连勇等律师执笔的调研课题也被江苏省法学会评为优秀课题等等。写论文,搞调研在博事达已渐渐形成风气,这是十分良好的现象。因为专业性永远是我们的立所之本,是我们博事达人在社会上生存和发展的立足之本!

          博事达十年是公益和奉献的十年。建所十年,我们博事达获得最多的奖项是社会公益奖,我们为之而自豪。我们获得过江苏省司法厅授予的法律援助先进集体;我们多次获得江苏省律师协会的社会公益奖牌;我们坚持四年每周派律师到省人民来访中心无偿接受法律咨询;我们连续四年到泗洪县的峰山乡的小学开设博事达奖学金;我们接受江苏省律师协会的委托出资并管理了全省唯一的公益法律援助维权机构――江苏省律师协会农民工维权法律援助工作站……记得我曾经去峰山乡的小学过送奖学金,孩子们的笑脸我至今难忘!其实我们也并不富有,但能为他人做一点点捐献,心里感觉非常快乐。佛教上说:“索取是痛苦是源泉,施予是快乐的源泉”,真是一点不假!公益就是施予,就是寻找快乐!快乐不仅仅在于我们成功地办理了一起案件;快乐不仅仅在于获得了当事人的褒奖;快乐不仅仅在于我们得到了一些名与利;快乐更在于我们的给予和奉献之中。王丽娜律师作为公益律师每月只有二千元的经济收入(凭她的工作能力与工作经验,平均每月有近万元的收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她每月请保姆带孩子还要付掉一千元。如果没有一点奉献精神,怎么可能会这么做?王律师现在还担任我所党支部副书记工作,为党支部工作也付出了许多,她是个好党员,好律师,她是我们博事达人中做公益的典型,我认为也应该是我们全省律师的学习榜样,是我们博事达的一杆旗,希望我们大家能多支持她的工作,她能坚持到今天真得很不容易!博事达人应当永远坚持已经形成的公益为民优良传统,在奉献中感受快乐,品味人生!
    博事达十年是日益壮大的十年。博事达已走过了十个春秋,十年前成立事务所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几个年龄相近的人,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其中有周连勇主任、陈清律师、吴玲主管和我,之后又有陈广华主任、徐帮达律师和苗新志律师。其实,除了周主任外,当时我们其他几个人对律师工作并不十分了解,我虽然从事法律工作多年,但法院工作与律师工作毕竟还有很大差别。我们都是新兵,律师职业对我们来说既有吸引,又有挑战,我们要用行动来履行我们的诺言,来实现我们的理想。非常有幸,虽然经过了风风雨雨,我们仍然一同走到了十年后的今天,没有分道扬镳,博事达和我们一样慢慢成熟,渐渐壮大!博事达从当初只有几十平方米,只有几名新执业不久的律师,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普通刑民诉讼案件,年业务收入几十万元的小所,发展成为今天年收入上千万元,拥有办公场所一千多平方米,正式律师40多名,并在镇江、无锡、昆山建有分所,形成在不动产业务、公司法律业务、破产清算业务、知识产权业务有明显特色的,在省内有一定知名度,具有较大规模的律师事务所,这是全体博事达人努力的结果,我们有理由为此庆贺!

           博事达十年是不断收获的十年。博事达曾经获得多种荣誉,其中曾被省司法厅评为法律援助先进集体;被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评为三下乡先进集体;多次获得律师协会授予的社会公益奖、年度进步奖;被共青团江苏省委和鼓楼区委评为青年文明号;我所党支部被评为省厅先进党支部;周连勇主任被江苏省律师协会授予优秀律师称号;我所律师的论文多次被中国律师论坛、华东律师论坛、省律师协会评为优秀论文;周连勇、陈广华主任在许多单位与部门的讲课受到广泛好评。我们办理的许多案件都受到当事人的好评,我们还办理过一批在社会与业内有影响的案件。我所还成为了法院在册的清算管理人,一些律师还分别担任了各地仲裁委员会的仲裁员、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调解中心的调解员、南京电视台《法治现场》的点评律师;许多律师都在律师协会中担任一定职务,我所在行业内的影响正在扩大;我本人与周连勇主任分别担任了南京市和建邺区的政协委员,作为政协委员,我们每年都提出了有质量的提案,积极参政议政,逐步在政治生活中发挥律师应有的作用。

           博事达十年是团结、快乐的十年。团结和谐是我们博事达的另一重要特点,建所十年来,全体律师,特别是全体合伙人,大家相处和睦,自觉遵守相关制度,有事能够平等民主协商,几乎所有大事都能意见一致,没有矛盾,没有私利,这正是博事达能够发展壮大的重要原因。博事达人十分重视文体活动,我们每年一次的旅游已经坚持了多年;在浙西大峡谷、在黄山、在洪泽湖、在琅琊山、在井冈山、在桂林都留下我们美好的回忆!我们所的羽毛球活动和比赛也一直在坚持;我们所的文艺人才和文艺水准是在行业协会是公认的;我们所的男女声小合唱、男声三重唱、女声独唱、诗歌朗诵、琵琶独奏等都在律师协会的比赛中获得名次,我们既是一支能艰辛工作的队伍,也是一支特别能娱乐的队伍,让我们在艰辛的工作中发展壮大,也让我们在和谐与快乐中成长和收获!

           执业十年,觉得应该有资格对这个职业作一个评判了。对于律师职业的评价,如同小马驹过河,河水既不像大象说得那么浅,也不像小松鼠说得那样深。律师在现今中国社会上所能发挥的作用既不像有些人鼓吹得那么巨大和不可替代,也不像有些人贬低的那样庸俗和丑恶。有人说律师既是天使,又是魔鬼。我认为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律师熟读法律,用法律作为武器为当事人服务,当他捍卫真理,维护公平正义时,他就是一个天使;但如果有些律师利欲熏心,用非法的手段从事律师工作,有的还依附于丑恶的黑势力,制作假证帮助犯罪分子逃脱应有的法律责任,这时他就是一个魔鬼。现实社会中的确存在这样的律师,律师如果完全只为赚钱是非常可怕的,也许这是律师制度固有的缺陷。正因为如此,记得有一位美国名人曾经说过:“我们也许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律师,但我们不能说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正义。”想到这一点,也许可以稍稍平息一下我们很多同仁的愤慨,他们对一个错误的判决愤愤不平,他们对社会上种种贬低律师,嘲笑律师以至敌视律师现象无法忍受。让我们平静而理性地看待这一切吧!律师制度本身并不完美,律师更不是一个完人,在现今的框架下,律师不比其他许多的职业高贵到哪里!不要把自己的作用看得太高了,也许现在的状态正是合理的存在。依中国现今的国情,完全照搬西方的法律制度与律师制度是不现实的,我们应当对自己对社会有更清醒的认识。尽管如此,律师职业仍然不失为是我们心中的理想职业,仍然是能够展现我们人生价值的重要舞台,只要我们追求崇高理想的心不被侵蚀!

           回顾这十年走过的路,可能并不辉煌,但完全值得肯定、值得欣慰!博事达的律师们凭借自己的辛勤劳动,成功办理了大量的法律事务,获得了当事人的好评,获得了行业乃至社会的赞誉。博事达每年都受到行业协会以及相关政府授予的许多荣誉,这些荣誉归于全体博事达人,它将时时提醒我们,珍惜过去的荣誉,永远秉承我们的优良传统,做一个好律师,永远不做违反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的事,不做违背自己良知的事。“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形同虚设”。让我们以真诚的态度学习法律,信仰法律,实践法律,为捍卫国家法律的尊严而献身,为实现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而努力。再多艰辛,再多磨难,也在所不惜。这应该是我们博事达人一生的追求!


    2010 年4月17日下午3时于本所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