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永远的美好回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律所研究    律师随笔
律师随笔
  •   律所期刊
  •   律所文章
  •   律所讲堂
  •   律师随笔
  • 姚彬

    董学存同学的一篇《那些年那些事》把我们带回到过去的时光,已经尘封的往事又渐渐浮现在眼前。对我来说,小学生活最值得一提的是大提琴。
      好象是在四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子弟小学突然买了许多乐器,乐器多的能组成一个大型交响乐队,作为一所小学能有这么大的乐器规模,南京市恐怕也只有我们学校了,就在今天也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后来不久来了一个叫赵明的老师,此人较瘦,苍白的脸,眼睛明亮而有神,烟抽得很凶,学校决定由他招收人员来组建乐队。报名的学生很多,他招生的方式很简单,一是看手型,手指要细而长的,而且指间不能有缝隙(管乐队除外);二是拍巴掌,他先拍,然后学生跟着拍,这是考学生的节奏感。就这样招了一批学生,乐队组建成了,我拉大提琴,大提琴手可是乐队的重要成员。呵!现在想想都挺得意。
      乐队里面我们班的同学好象有好几个(歌舞队的人更多),余敏是弹琵琶的,郑力拉小提琴,李琼敲杨琴,还有谁现在记不得了。那时对李琼关注的男生比较多,不仅因为她琴敲得好,还因为她长得漂亮。大提琴手除了我还有一位女生,比我们大两届,从技术上讲,我比她拉得好一些。
      乐队几乎天天活动,练各种各样的曲子,练习曲对提高技巧很有作用,大家拿着各自的乐器找一个地方练习,赵老师则到处巡视,观察学生的练习情况。可能是方法不对,我手指经常会被弹破,流出血来(大提琴不仅要拉琴,还经常要拨弦,用力后就会出血),这个形象被赵老师看到,都会大大地在会上表扬我一番,说我练琴刻苦认真。其实,我并没那么刻苦认真,练得也并不好。不过那时大家都很认真,赵老师要求也很严格,一个音弹不准立即就会被他骂,每次排练时大家都很胆颤心惊。那时大家都很怕他,现在想想,他是真正的好老师,乐队学生在那几年的练习中真是学到了许多东西,我们拉的曲子质量真的很高。记得我们那时有许多演出,不仅在本校演,还去许多厂里演,不仅在南汽演,还会到其它的单位和场所演;不仅在南京演,还会去外地演。有一次我们去宜兴演出,演完后组织大家去游善卷洞,讲解员一开口就说,“南京市小红花的小朋友们”,说的我们心里乐滋滋的,我们那时就真把自己当成小红花的了,小红花的乐队也没我们这个阵容啊!那时心里最佩服的人就是南京艺术学院的人,只要听说南艺的乐队在哪里有演出,我们都会想办法去看,他们就是我们心中的偶像,想着如果有一天能象他们那样到处演出,我们的人生理想就算实现了!
      乐队那时排练过许多曲目,当时的一些大型著名曲子许多我们都练过,也对外演出过。印象最深的要数《红色娘子军》和《火车向着韶山跑》。由于练的次数太多,对曲子十分熟悉,不要看谱,就知道什么时候该拉什么音,这样不免就会得意起来,毕竟那时小,不懂得要收敛,经常拉起来摇头晃脑。上次同学吃饭,王永康说我拉琴时,琴未动头先动,说得十分准确!那些曲子是真正的经典,到现在有许多旋律都经常会在耳边响起,尤其是大提琴独奏的几段(演出的交响曲中有几段是大提琴独奏的),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不仅演奏大型的交响曲,我们还有小乐队,其作用是为一些歌舞和独奏乐曲作伴奏,大约有六七个人组成,李琼的杨琴在内,当然我的大提琴也在内。小乐队的演出任务非常多,配歌舞的曲子有《绣金匾》,《洪湖赤卫队》等;独奏曲有笛子独奏《扬鞭催马运粮忙》,二胡独奏《赛马》,口笛独奏《苗岭早晨》,锁钠独奏《丰收》,手风琴独奏《打虎上山》等等。
    乐队中的管乐队还有一项特别任务,就是去机场迎接外宾,各国的外宾都有,其中最多的要算非洲的一些国家总统,都是第三世界的。管乐队为什么我也参加,那是因为那时的管乐队中有小号、中号、长号,有没有圆号记不清了,但肯定没有大号,大号是管乐中的低音,由于没有低音,我作为大提琴手也就成了管乐队的成员。迎接外宾吹的曲子是《东风吹战鼓雷》,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东风吹战鼓雷,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规律不可抗拒……毛主席他老人家就是伟大,美国佬不用怕,朝鲜战场上咱们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干了一场,最终打了个平手,三八线上签谈判协议。不服咱们就再干一场,怕他个鸟,可不象现在的这些领导人……哦,有点扯远了。
      打倒四人帮后,学校的风向开始转了,大家开始注重学习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乐队渐渐不再受重视了,活动也渐渐少了。不知何因,南汽子弟学校的学生没有中学招收,许多学生忙着转学。在初二的时候,我转到了二中,在十七班,地点在二中校区的最后,与长江厂一墙之隔。十七班的班主任叫朱世昌,教语文课,和郑东平教师一样,也是个很有水平的老师。二中期间我也是乐队成员,但活动不是太多,也没留下太深的印象。大约又过了几个月,我父亲听说十三中刚买了一把大提琴,没有学生会拉,便带我去了十三中学,去试了几个曲子后,学校很快就同意接收我,这样我就转到了十三中读书。那时各个学校都有宣传队,十三中也不例外。除了一般性的演出外,因十三中当时是涉外单位,有接待外宾的任务,我们宣传队还经常在课后对外宾演奏一些曲子,印象最深的是《桑塔露齐亚》。十三中人才济济,优秀的学生很多,本人各方面都一般,一直属于没没无闻的一类。直到有一次,学校来了两位南师大音乐系毕业的学生,一位是学指挥的,另一位就是学大提琴的,他们两位建议我们宣传队给全校演几个节目,其中有一个节目是器乐小合奏《土耳其进行曲》,我和那位师大学生两把大提琴同时上台演奏。那次我是认真准备了一番,大提琴个头大,在演奏时十分显眼,整个曲子我和他弓法指法几乎完全一样,俨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这次上台演出后在全校引起轰动,我的知名度迅速提高。上课经常被点名发言,平时根本不看我一眼的女生也开始注意我了。呵,那种感觉,真棒!
    以后由于对高考的重视,十三中宣传队的演出活动也减少了,大提琴便不太拉了。高中毕业后,由于条件限制,我彻底的丢弃了它。参加工作后,我转而学习过一段时间吉它,由于有过大提琴的基础,吉它学得也很快,而且也能弹吉它一些世界名曲,例如《爱的罗曼史》等等,那时学吉它的人很多,记得同学董学存,刘伟等都和我切磋过技艺,可以肯定地说,我那时音符弹得是准的,指法也是规范的,我还在市法院系统会演中演奏过节目。但是我曾花了许多心血练习的大提琴却从此丢弃了,想来真是十分可惜。
      时光飞逝,一晃三十余载过去,现在我们的子女已超过我们当时的年龄,人生如此短暂,我们似乎还没准备好,却已步入天命之年。此次班长的召集使我们小学同学又重新聚合在一起,儿时岁月的记忆重又渐渐拾起。人生总有遗憾,对我来说,大提琴没有坚持拉下去就是一件重大的憾事。直到现在,每当音乐中有大提琴的声音,我就特别敏感,有时还会卖弄一番告诉身边的人这是大提琴的声音,我小时拉过它。在我看来,大提琴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之一,它那优美的旋律,它那浑厚的低音,总会给我带来无限暇想,又会把我带回小学生的时光,感受到苗岭早晨的清新空气,体验到农民丰收的运粮喜悦,想象着自己会跟着杨子荣的步伐,只身走向茫茫的林海雪原,带着英雄的气概,去打虎上山! 

    2012年6月14日于保定中央司法警官学院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