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某涉嫌贪污、挪用公款、受贿一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精彩辩词
精彩辩词
  •   精彩辩词
  •  胡某涉嫌贪污、挪用公款、受贿一案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接受汤某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胡某涉嫌贪污、挪用公款、受贿一案的被告人胡某的辩护人。开庭前,辩护人依法会见了被告人胡某,查阅了卷宗材料,并进行了必要的调查。经过参加法庭调查审理,现就本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贪污罪
       (一)第一笔6万元,控方的证据明显有矛盾,存在合理怀疑,认定该笔犯罪事实的证据不足。且该行为性质不应认定为贪污罪。

        1、从时间上看,公诉人出示的五份证据间相互矛盾。被告人胡某供述:“刘某和祈某代表各自单位签订了合同,我当时在合同的公证人一栏也签了名。此后不久,某机械厂的刘某厂长到南京来给了我6万元钱。”(载于胡某的讯问笔录第7页)。证人刘某陈述:“在合同签订之后,我们还支付了某玻璃设计院南京分院6万元的选型费”。“我先在无锡通过农行卡支取了8万元人民币,2万元用于春节期间的家庭开支,还有6万元人民币我带到了南京,来南京之后,我去胡某的办公室,谈了一些工程上的事情之后,我请胡某和我一起去趟银行。于是我们一起下楼,去他们单位楼下的农业银行,在那里,我给了他6万元人民币的选型费。他拿了我给的6万元钱后,随即就把这笔钱存到了他自己的农行卡上了。”(载于刘某的证人询问笔录第3-5页)。根据这两份证据,可以认定的“事实”是,这60000元,是在无锡某玻璃机械厂与江苏某玻璃有限公司签订了《工矿产品购销合同》(购销合同的签订时间是2004年2月15日)之后,由刘某给胡某的,而且胡某当时就将钱存进他的银行卡里了。但是,由控方提供的另两份书证则与之形成了矛盾。刘某的金穗借记卡对帐单显示其取款8万元的时间是2004年2月2日,胡某的农行卡对帐单显示其存入6万元的时间是2004年2月7日,即两者都是在无锡某玻璃机械厂与江苏某玻璃有限公司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签订之前。因此,这组证据之间相互矛盾,不能形成证据锁链,存在合理怀疑。被告人胡某在庭审中多次提到其实际上是不记得刘某给钱的数额,6万元是其随口说的。且在合同尚未签订之间,某机械厂的合同利益尚未实现,刘某就支付所谓的选型费,亦不符合常理。因此,辩护人认为,凭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胡某在江苏某玻璃有限公司项目上收到刘某支付的6万元选型费。

        2、胡某收取刘某的钱应认定为是胡某个人的劳务报酬,不应认定为贪污。
        按照控方的理论,某玻璃设计院南京分院曾经与某机械厂签订过《技术合作协议》,双方在第五条中约定,凡经甲方推荐并由乙方直接和业主签订的合同,由乙方向甲方提交合同货款额的2.5%信息费。胡某在江苏某玻璃有限公司项目上为某机械厂推荐了产品,按照《协议》,某机械厂应当向某玻璃设计院南京分院支付支付信息费(选型费),胡某个人将这笔钱拿了,应当属于贪污。但是,刑事诉讼的目的是要查明事件的实质,而不能只看它的表现形式,检察机关曾经将许多表面上是民事活动(如双方订有合同)的行为认定为犯罪,因为这种民事活动只是个幌子,是为贪污受贿等犯罪行为作掩护的。同样,在本案中我们不能因为存在这一份《技术合作协议》,就认定刘某的钱一定是付给南京分院的,而要看相关当事人是否真正要按《协议》办事,把钱支付给单位,还是要付给个人,《协议》只是形式。对于选型费的的问题,在胡某的夫人汤某涉嫌贪污一案中,我们作过调查,通过调查我们得知,设计人员收取选型费是行业里多年形成的惯例(详见汤某贪污案中汪某某、朱某某分别于2006年6月23日和6月24日的证词)。“某玻璃设计院对选型费的收取一直没有明确态度,选型费都是由从事设计的人员或设计团队、科室直接收取的,院里对此应当是知道 ,但从来没有表示同意或反对。但作为单位,院里是不好收取选型费的,因为如果收取选型费,院里要对所推荐设备的质量负责任,而且这种做法会对院里的名誉造成恶劣影响。”(详见汤某案中证人王某某于2007年8月21日的证词,王系某玻璃设计院副总工程师)。事实上某玻璃设计院也从来没有收取过选型费,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无论刘某还是胡某,当时都不可能认为这笔钱应该支付给南京分院,南京分院也不可能收取这笔钱。至于为什么刘某会在本案的证词说“这笔钱应该付给单位”,那是针对谈话的特定对象———检察院,才会这样讲的,这明显与当时的事实不符。
        此外,胡某在江苏润泰的项目中,为某机械厂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居中介绍联系、提供咨询、参与谈判、起草某机械厂与江苏润泰的合同等。而这些工作,胡某不是受某玻璃设计院南京分院的指派或委托进行和完成的,不是其职务职责范围内的工作。而且在双方签订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胡某也是以个人的身份(而不是以南京分院工作人员的身份)在鉴(公)证栏中签了字。可见,即使刘某是向胡某支付了一定数额的选型费,也不是胡某单位的财物,而应认定为是胡某个人的劳务报酬。

       (二)第二笔25万元,不应认定为贪污。
        1、胡某个人客观上没有将该笔25万元“占为己有”,主观上也没有“占为己有”的故意。
    起诉书指控:“胡某在负责本单位与山东威海市甲钢结构有限公司工程设计项目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收入不入帐的手段,将山东省威海市甲钢结构有限公司付给本单位的设计费人民币25万元非法占为己有”。首先我们不否认胡某确实取得了丛某某支付的设计费25万元,但并没有将这25万元占为己有。我们在庭审中举了大量的证据,证明胡某自1999年起用自己所控制的钱(实际上是小金库)共发放了职工奖金、劳务费等共计60余万元(如从2004年起算,也有约46余万元),胡某拿了单位的钱,又将这些钱为了单位的利益支付出去了(这些钱应当由单位支出),因此,胡某的上述行为实际上是一种严重违反财务制度的行为(因为如果胡某将这25万元入单位帐,然后再将这些钱用于发放职工奖金等,则该行为应是完全合法的行为),但不是贪污行为。从犯罪构成要件上讲,胡某在客观上没有将单位的公款占为己有的行为,主观上也没有非法占为己有的故意。胡某如果主观上有非法占为己有的故意,他就不可能在取得了这笔钱之后,又将它为单位的利益再支出去,世界上没有这样的贪污犯。

        2.胡某不可能做到将这25万元全部占为己有。
        威海某玻璃公司与中国某国际工程公司(某玻璃设计院)的工程设计项目有很多人设计人员参与,应该说,包括某玻璃设计院的法定代表人彭某(设计合同有彭某签字)在内的许多人都知道有该项目存在,威海某玻璃公司的总经理葛某是玻璃行业的业内人士,与彭某等人都很熟悉。与威海甲钢结构公司的钢结构项目,是威海某玻璃公司项目的子项目,被告人胡某在商谈该项目时,胡某本单位的总工程师葛某某和设计人员汪某某工程师及葛某等都曾参与(见证人葛某、葛某某的证词),对设计项目的价格、面积等也都清楚。汪某某还到威海进行过实地勘察,与业主威海甲钢结构公司的丛某某见面,与胡某共同商讨并确定该工程造价和单价(见汪某某证词)。另外,被告人胡某也多次供述其向公司总经理彭某汇报过该工程(钢结构工程)的具体情况(这符合胡某平常的工作习惯)。对这样一个众所周知的项目,胡某不可能做到“瞒天过海”,将设计费“全部侵吞”。因此,胡某是先取得单位的钱,再用于单位,这种做法符合胡某的性格(这样做方便,省去许多财务方面繁杂的审批环节,节省时间与精力,可以提高效率),符合胡某当时的心态(用一切手段把单位的效益搞上去),也符合当时的客观现实。在他看来,把单位的效益搞好,改变过去落后的面貌是大事,而不遵守财务制度等毛病是小事,只要工作做好了,钱的事,将来离任时再算帐(多退少补),没什么大不了的。胡某没想到,他洽洽在这件“小事”上栽了大跟头。这应该是他一辈子的教训。

        二、挪用公款罪。
       (一)宁波乙公司16万元,5万元未进行个人营利活动;11万元认定认定证据不足。
        起诉书指控:“胡某在负责本单位与浙江省宁波市某开发区乙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工程设计项目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收入截留的手段,挪用乙公司付给本单位的设计费16万元,归个人进行营利活动”。
        首先,对5万元部分,辩护人对被告人胡某收到不持异议,但其是用于单位经营和发放职工奖金(证据已提交),不存在“归个人进行营利活动”。
        对11万元部分,辩护人认为缺少关健书证,证据不足。根据控方提供的材料,胡某供述“2003年初,周某将11万元打到徐某卡上,由徐某回南京时交给我的,这一次徐某交给我的是13万元钱。是我和徐某一起到银行办理的,是在我们单位附近的工商银行,徐某把钱从他的银行卡中取出,我就直接存入我的工商银行存折中”。(详见胡某2006年6月24日供述笔录)。证人周某也作证,11万元是打到了徐某的卡里(详见2006年8月17日证人周某的证言)。但辩护人认为,该笔设计费仍然不能认定,理由如下:
        1、徐某把钱交给胡某,只有胡某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印证。
        2、书证显示,徐某的存折上只有2002年8月存入11万元的记录,而没有取出的记录和对帐单,不能证明其将钱交给了胡某(徐某的这11万元究竟有没有取出?是否在胡某存入11万元的当天取出了这笔钱交给胡某?控方没有提交这方面证据,如何能定案?)。
        3、胡某的存折证明2003年2月12日其存入银行的钱是13万元,与起诉书指控其挪用公款11万元,在数额上不相符,究竟是不是徐某交给的11万元,也不能证实。
        4、控方未出示徐某的证词(如此关键证人没有证词,令人费解)。
        5、没有11万元的收条。根据徐某为人的风格,其经手的财物肯定有书面交接的收条等凭证,如第一次的交给胡某的5万元就有收条,但这次没有。
    综上,关于这11万元的“事实”,证据不足,存在众多疑点,且不能自圆其说,不能认定。

       (二)丙安全实业公司22万元,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约在2005年左右,胡某因丙安全实业公司项目时间紧、任务重,为提高在现场工作职工的积极性动用了部分项目设计费用于提前发放奖金,并且向其上级领导彭某、施某等作了汇报,得到了他们的同意。该事实有胡某的供述、法庭向施某调查的证词等证据相互印证。胡某用设计费发放奖金,不是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关于沙河项目,该项目为分两期,第一期总标的达9500万元,第二期也超过9000万元,总共约两个亿的项目,胡某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在如何使用钱方面,他有很大的权力。姚某曾对我们说过,如果胡某真想贪污,方法太多了,但他没有这样做,相反,在工程上他每一分钱都卡得很死。另外,胡某为沙河项目付出了很多心血,我引述一下施某(中国某国际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姚某(丙安全实业公司总经理)的证言:“我与中国某的合作,胡某从中起了很大作用,作了很大贡献,在一期工程中,胡某吃了很多辛苦。二期工程也是因一期工程做得好,才决定上的,前期工作胡某也起了很大作用。”(详见姚某2006年12月23日对律师所作的证词)。“沙河项目是500吨烧煤浮法生产线建设时间最短,物资低,产品技术质量指标先进,是全国一流的。它为业主创造效益很好,我们公司利益和社会效益也非常好。胡某是沙河项目经理。他在这一工程承包中的工作非常出色,我公司根据目标考核责任书和项目收款情况,要给予项目部200万元的收入,其中10%即20万元作为项目部的奖金,主要是奖给胡某个人,还有工程总成本的节约部分,还要给项目部作为项目部的收入。除了上述奖励外,该项目是江苏分公司的考核依据之一,公司还会对作为江苏分公司的负责人胡某给予奖励。”(详见施某2007年1月8日对律师所作的证词)。由此可见,胡某为沙河项目是做了很大贡献的,单位给他的奖励也还未付,这些都是他将来可以与单位进行算帐(多退少补)的依据。

        三、受贿罪
       (一)丙安全实业公司姚某的1万元,是朋友间的礼尚往来,能否构成受贿罪,值得探讨。
        虽然胡某单位与姚某所在单位间业务关系,同时两人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双方一直以来都有礼尚往来。胡某到河北沙河经常会带些中华香烟和南京的土特产给姚某,其中中华香烟的累计达七、八条,姚某到南京,胡某也都给予热情接待,双方交往很多,友情很深。姚某在春节前给胡某寄钱,属朋友间的正常往来(详见姚某2006年12月23日对律师所作的证词)。因此,这1万元能否构成受贿罪,值得探讨。

       (二)第二笔2万元受贿也值得探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丁公司张某给的2万元,是张某离开南京分院前,喊胡某下楼后塞给胡某,并随即离开。胡某多次供述这钱是要退给张某的,但是张某前脚才离开南京分院,侦查机关后脚就到把胡某带走了,并于当天晚上在胡某办公室搜走了这2万元,因此,胡某根本没有时间实施其还钱的想法,现实生活中收到别人的钱,当时没有办法退,过后找机会再退的情况也是存在的,胡某的说法有可能是真实的,因此我们认为第二笔2万元能否构成受贿罪也值得探讨。

        四、胡某为单位的利益支出了许多钱。书证证明,被告人胡某作为南京分院的负责人,为分院的经营需要,有很大一部分设计费用于发放职工奖金和必要的经营开支,总金额达641991元,这笔钱的主要构成是:根据检察院提供的胡某发放职工奖金的收条以及在胡某办公桌内未被收走的收条计算,胡某用个人钱发放的资金数为 283991元;此外,胡某还支付了单位的经营费用136100元;为单位支付了他人的劳务费用117000元;代付税款28000元;工程预付款58000元;其他费用18900元。这些数额有的检察院已经核实过,有的有待进一步核实,辩护人早已提交给控方,辩护人相信这些都是真实的。希望法庭能在最终定罪量刑时综合考虑。

        五、被告人胡某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根据控方出示的抓获经过,案发前,侦查机关根据群众举报,仅掌握胡某涉嫌有关宁波市某开发区乙玻璃制品有限公司的11万元设计费的经济问题。其他的都是胡某个人主动交待,根据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自首和立功认定的司法解释规定,胡某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六、被告人胡某是初犯、认罪态度好,且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综上所述,建议法庭根据本案的客观事实和胡某具有自首的法定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形,以及其是初犯、认罪态度好,且有悔罪表现等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的情形,对胡某减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希望法庭采纳。 



                                                  辩护人: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承办律师:姚  彬、陈  清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