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罗兰公司与银泰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二审代理词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精彩辩词
精彩辩词
  •   精彩辩词
  • 紫罗兰公司与银泰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二审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作为上诉人紫罗兰公司的代理人,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 五福临公司的注册资本应当是足额到位的。从已提交的工商登记资料上看,其注册资本均是1500万元,说明被上诉人五福临公司及其股东银泰公司和连云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均认可其资本足额到位这一事实;五福临公司自己已经承认其注册资本已实际到位,现又提出要原股权补充不足额资本,自相矛盾。另外,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公司变更注册资本的,应当提交依法设立的验资机构出具的验资证明。既然五福临公司在股东变更后又进行了减资,应当再次进行验资并提交验资机构出具的验资证明,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五福临公司在股东变更后又进行过验资,注册资本应当是到位的。

        二、假如经过减资和变性后五福临公司注册资本现在仍未足额到位,其补充注册资本的责任只能由现在的股东银泰公司承担。五福临公司在银泰公司接手成为股东之后,除进行了减资外,还将原来普通的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法人独资企业即公司法上的一人公司,《公司法》第五十九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应当一次足额缴纳公司章程规定的出资额。加上《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中关于公司变更注册资本应当提交验资机构出具的验资证明之规定。将原来出资不实的情形一直延续至减资变性后,从法律上讲是不可能的。因为法律上规定了对一人公司及减资的股东再次审核其如实出资的义务,在此之后的出资不实责任已经与之前股东出资义务进行了割断,即如果企业在减资和性质改变为一人公司后仍发生出资不实,毫无疑问应当由现任的股东承担补充出资的责任。至于之前的出资不实责任,只能通过新老股东间的股权转让纠纷来解决。上述分析,我们认为从法理上说是十分清楚的,但鉴于该种情形未见明确规定和类似案例,建议贵院能向最高法院请示;

        三、 一审法院以银泰公司已支付股权转让的对价,故无需承担补充资本金的责任,该观点是错误的;首先公司资本金的补足责任是公司针对股东的责任,只要是股东就应当承担补充资本的责任,至于新老股东之间是否支付对价,对价中是否已包含公司股本金不足的部分,转让交易中是否已明确谁承担补充出资额的责任,则与公司无涉;况且,银泰公司支付的对价是否已包含了全部1500 万元股本金,而免除了自己的补充出资的义务,一审法院并未审查。因此,一审法院以银泰公司已支付对价为由,免除了银泰公司的责任是明显错误的。

        四、假定五福临公司资本现在仍未足额到位且老股东对现在的出资不实仍有责任,法院应对新老股东的股权转让交易内容进行审理,确定谁应当承担填充资本金的责任,避免诉累。

        首先,本案一审法院定性为股权转让纠纷,就应当对股权转让的实体内容进行审理,以明确出资不实的责任究竟应由谁来承担。

        其次,我们认为双方的股权转让,实质上相关的房地产项目的转让,双方的定价就是在资本金不足的现状下达成的。从转让协议的内容上我们就可以看出,其转让的是五福临公司的人事局综合楼(专家楼)及宾馆项目,占地是12亩,已办土地证7390平方米,专家楼部分已开工建设,主体结构已完成五层。说明双方交易的是相关的房项目。从价格上我们也可以看出,定价是1250万元,如果公司股本是充足的,怎么可能只售1250万元?原股本金就已经是1500万元了,再加上已经完成了这么多工程建设,取得了土地使用权证,这些都是价值不菲的财产,而且房地产价值是一直是快速上涨的,为何要贱价卖给你呢?说明双方对当时资本不足是知道的,否则,紫罗兰公司不会以这样的价格转让的。
        再次,银泰公司在签订转让协议时应当知道注册资本不足的现状。收购公司不可能对标的公司的帐目不作了解,五福临公司的帐目上明确写着有750万元的短期投资,这750万元的债权有没有?收购的公司不可能不进行了解,这不是一笔小数字,而且关系人周锡科原来是五福临公司的副总经理,股权转让后,又是公司的监事,周与刘一鸣一直有密切联系,对公司以前的情况不可能不告诉刘一鸣,应当推定银泰公司是认可当时的现状,其收购的就是公司当时的资产、债务及股本金等实际的状况。
        第四,从银泰公司受让股权后的表现来看,其是认可股本金不足的现状的。股权转让后,银泰公司入主五福临公司,毫无疑问,它应当知道注册资本不足的事实,其并没有向转让方提出对方有隐瞒、欺诈;没有要求变更或撤销双方的转让协议,也从来没有向紫罗兰公司索要不足的750万元,再一次说明其是认可750万元资本金不足这一事实的。
        第五,五福临公司目前已是一人公司,其与唯一的股东银泰公司名义上是两个独立的公司,但实质上两个利益完全相同的主体,五福临受益,就是银泰受益,如果本案被上诉人的请求提以支持,其实质就是银泰公司在合同之外又得到了750万元的补偿,其支出的对价就从1250万元变成了450万元,它用400多万元就得到了五福临公司名下的土地和房产,打破了原来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造成了严重的失衡与不公。

        五、五福临公司应被认定已丧失独立人格。一人公司由于其只有一个股东,其社团法人的性质已经丧失,内部监督机制不复存在,极易造成股东滥用权利从而使公司独立人格被否认。本案中五福临公司每年以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公示的会计报表均写明有对外的短期投资750万元,而实际上该笔投资款并不存在,这明显是做假帐,是对公众的欺诈行为。鉴于其作为一人公司有对公众欺诈行为存在,应认定其丧失法人独立人格。而本案公司追究原股东的责任是在公司与股东各自独立为前提的。一旦公司的独立人格被否认,公司与其股东就发生了混同,法院必然要对新老股东股权转让的实质问题进行审理,而不是仅仅确定公司资本是否被抽逃这么简单了。

        综上所述,根据现有的工商资料,五福临公司的注册资本已经到位。即使未到位,一审法院对本案也是作了过于简单的处理,没有关注本案的特殊性与纠纷的实质。本案表面上只是公司向原股东追讨被抽逃的股金,但由于公司的性质已经发生变化,公司应当视为重新设立,一人公司应当只能向其现任股东主张未到位的注册资本,向原其他股东追索资本金存在法律障碍。一审法院以银泰山公司已支付对价为由,排除了其补足注册资本的责任是错误的。由于五福临公司存在做假帐和欺骗公众行为,其独立人格在本案中应被否定,其与股东银泰公司已发生混同,法院应对新老股东股权转让价款的构成,即究竞谁承担补充注册资本金的责任进行审理,这既是股权转让纠纷案件应当审理的内容,也是避免诉累,防止造成转让双方利益的重大失衡与不公现实要求。



    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承办律师:姚彬、李丰 

    2011年1月20日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