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南京市医药行业发展的几点建议》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律所研究    律所文章
律所文章
  •   律所期刊
  •   律所文章
  •   律所讲堂
  •   律师随笔
  •  

    编者按:本文系作者姚彬主任在政协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的提案

     

                                                                         姚  彬

     

    作为南京市的八大支柱产业之一,医药行业企业数量众多,综合实力强劲。目前南京共有63家药企,在江苏省名列第二。其中有5家企业已经成功上市, 3家跻身2012年全国制药企业百强,另有两家成功进入2012年度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名单。

    南京是我国重要的生物医药基地,也是江苏省生物医药教育最为集中和发达的城市,具有雄厚的医药科研、教育及产业基础。南京拥有中国药科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等10余所高校从事生物医药教学与研究;拥有药品研究机构100多家;南京还集聚了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和成长性的生物医药企业,如先声药业、绿叶思科制药等。在产业布局上,南京拥有1个医药产业基地及3个医药产业园区:南京浦口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南京生物医药科技工业园、南京浦口高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南京生物医药谷,借助产、学、研相结合的优势,加速了医药产业在南京的集聚效应。

    在南京医药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我认为,仍然存有以下几个值得问题值得深思。其中包括:

    一、融资机制不够健全

    医药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无论是新品的开发,生产线的改造还是终端产品的销售,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尤其是研发环节,更是耗资巨大。医药著名的跨国制药巨头罗氏的数据表明:药物从最初的实验室研究到最终摆放到药柜销售平均要花费12年时间,需要投入66.145亿元人民币、7,000,874个小时、6587个实验、423个研究者,最后得到1种药物。而南京的金融系统尚不能完全满足新医药产业发展的需要。

    在南京的63家医药企业中,仅有5家规模较大、综合实力较强的医药企业能通过上市融资的方式解决资金问题,而大多数中小型医药企业仍缺乏有效的融资手段,存在资金严重不足的问题。中小药企的融资方式大部分以传统的自有资金与银行贷款为主;银行贷款对小药企来说困难重重。究其原因,主要存在于三个方面:一是中小药企的财务管理体系往往较为松散,而医药行业特殊的销售模式,使得财务报表很难经得起审计,资金持有者自然不愿冒险;二是受行业特殊性的影响,医药行业有严格的药品文号管理、生产质量管理制度,使得药企一旦被吊销文号或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证书,就会面临灭顶之灾,这些又是专业性极强的监督内容,金融系统更是觉得无法把控;最后是很多中小药企没有以往贷款与还款的良好记录建立起的信用体系。

    面对嫌贫爱富的资本持有者,在中小企业的融资过程中,政府更应该扮演好“红娘”加“裁判”的角色。一方面在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搭起沟通的纽带,给中小企业更多的话语权,另一方面可以建立全新的针对中小型医药企业的信用评级机制,适当增加资本收益率、资本负债率、资金周转率等对中小企业相对有利的评级指标。政府在解决中小药企资金短缺、融资难的问题时应该起到这样的作用:一是加紧关于医药行业融资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健全与完善,逐步放开民间资本市场,政府补贴向中小药企倾斜;二是扩大医药行业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渠道,降低中小药企上市门槛,鼓励更多创新型金融衍生品的开发。

    二、人才吸引机制尚不完善

    医药产业是典型的创新驱动型产业,在新药研发、生产制造、物流配送以及终端市场等环节都需要大量人才。人才是影响南京市医药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南京市作为教育大市,科教人才资源丰富,具有众多医药类高校,很多大学均设有生物技术和医药类专业,且有着良好的科研优势,但是与整个医药产业发展的需求存在较大缺口。尽管目前我市已有“紫金人才”、“南京高新区 ‘三创’海内外人才引进计划”、南京创业人才“321”计划等几个人才项目,并动员和辅导企业高端人才积极申报“国家千人计划”、“ 江苏省科技企业家培育工程”、 333工程”、“双创人才”等。但这些项目资助面较窄,建议市政府制定更多针对性的医药人才引进政策。在这一方面,相关部门可适当参照泰州市政府于2011129日出台的《关于加快中国医药城“人才特区”建设的若干规定》,规定将医药人才划分为高层次人才、领军型人才和紧缺型人才这三种类型,对各类人才从事创业、研发、平台建设和管理与运营等活动都制定了具体详细的激励措施,其中包括启动资金的提供、生产经营场所租金的减免,对技术成果入股投资比例取消限制和科研经费的提供等,对住房家属安置等问题亦有人性化的条款,对医药城内的猎头公司、医药类院校也会给予相应的补贴,对优秀人才还建立了相应的表彰奖励制度。

        三、产业园区管理流于形式

    医药产业园区的本质是对产业链调整与升级,简言之,是一个1+1>2的增值过程。进入园区,对众多企业应该意味着重新定位和洗牌。我国的医药园区数量已经超过美国,但生物医药产值却不到美国的1/40,园区管理模式难辞其咎。园区的意义不仅仅是企业在地理位置上的简单抱团,企业园区管理部门应该注意园区内企业的合理规划与分工。而在南京的几个产业园区,大、中、小企业之间基本没有建立起上下游的产业链关系,企业的专业化分工与协作网络没有形成 ,产品差异化程度和附加值还是十分低下。导致园区内的企业大多还是在价格战中厮杀,与规划设计者的初衷大相径庭。  

    园区不是硬件的直接堆砌,软环境的打造对园区管理部门意义更加重大。管理者应当重视科技成果在园区内的转化、网络信息共享系统的创建、人才培训与交流在整个产业链中的交互作用等,从而使得产业集聚的优势充分发挥。影响医药产业园区软环境的一个因素是重要是产、学、研三者有机结合的氛围。高校长于知识创新,科研机构精于应用研究,企业则在市场把握上独具慧眼,要想提高医药行业的技术含量,三者的协调尤为重要。目前南京的几大园区虽然已初步形成一条产学研的技术创新链,但各个产业、部门各自为政,理论、研发与市场脱节的现象泛滥。这也是医药产品技术含量低的一个重要原因。要想改善这一现状,园区管理者扮演着重要角色。作为三者的组织协调者,管理者应该在学术界和产业界建立起共同利益,以经费匹配作为纽带,推动科研成果走向市场;同时应该领导组件完善的技术信息网络,确保产学研结合的信息准确完整;还可以组建专门机构,为产学研结合发展提供平台。

    南京市的几大医药产业园区都是政府主导型园区,建成后由专门成立的园区管理委员会负责管理,因而行政色彩较为浓重。园区管理委员会对拉动就业和提升GDP水平往往过于看重,短期能带来产值的大型企业更受欢迎,而创新型企业有时会遭遇门槛,在资源分配存有一些厚此薄彼的行为。建议园区管理部门建立一些新的指标,比如产品市场前景、管理团队水平和创新能力等,以长远眼光来看待一些中小型企业,做成长型的中小企业雪中送炭的伯乐。

        四、政策扶持靶向性不够

    事实上,南京市已经出台了不少针对医药行业的鼓励政策,发改委、科技部等有关部门每年均要提供数额可观的资金项目加以配套,但由于通常采取撒胡椒面式的作法,靶向性差,往往收效甚微。与之相较,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各级政府对研发型企业的扶持则针对性更强。如在美国,几乎各个州政府对生物医药企业都会提供详尽的融资、税收优惠政策。在英国,政府对企业的研发活动提供了包括产品研发阶段以及上市后一段部分时期税收减免、国际市场拓展活动经费报销等倾斜政策。苏格兰地方政府每年对区域内的医药研发型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制定了具体的分类补贴标准,以鼓励其加大科技创新。在这一方面,可以借鉴上海市的做法。上海市委市政府印发了《上海市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09-2012年)》,市发改委、市科委印发了《关于促进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规定》,上海市还设立生物医药产业化资助基金,对新投资的建设项目给予固定资产投资的10%作为补贴;对被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的,减轻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对生物医药企业从事技术转让、技术开发业务和与之相关的技术咨询、技术服务业务所收取的收入,免征营业税;对生物医药企业研发和生产的创新药物,优先纳入《上海市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目录》;对生物医药企业生产国内首家上市的创新生物医药产品,采取支持性价格政策,并逐步试行药物经济性评价办法定价,鼓励企业自主创新;医疗机构药品采购时,将创新药品与其它药品实行分类评审,按创新药品的质量及服务进行评标;对获得外国专利发明权的,由知识产权部门给予每件一个国家最高不超过30000元的专利申请费资助;对企业申请国内专利的按专利申请费实际缴纳费用资助;获国内发明专利授权的,对发明专利实审费、授权费,按实际缴纳的费用资助。

    医药产业与健康的紧密关联性奠定了其朝阳行业的地位,中国步入老龄化社会更使得行业的市场蛋糕进一步膨胀。南京市拥有行业下一阶段发展所不可或缺的科研优势,应当把握机会,扬长避短,迎来医药行业脱胎换骨的飞跃。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1